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 網站首頁 > 企業文化 > 華山藝苑
華山藝苑

媽媽的等待

發布日期:2018-10-30     信息來源: 公司黨群工作部     作者:許幸     瀏覽數:1887    分享到:

任选9场玩法 www.grrqf.icu         最近經??吹揭瘓浠埃喝綣肽鉅桓鋈司涂綣酵蛩ゼ?,莫名的觸動心弦。人生本該相依相伴共同度過,奈何總有年華在等待中蹉跎,腦海中搜尋到一些久遠的記憶碎片,像一場遙遠的夢,跟隨著時代的變遷悄悄遠去,化成一個縮影印證著媽媽所經歷的那些等待是如此的真實。
       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電話通訊還未發展,人與人之間的聯絡基本就是書信和電報。那時候我的爸爸還是一名大貨車司機,替單位運送物資,走的近了就是周邊市縣,往返一兩天就能回來,若是去的遠了,就要出省,三四天也沒有音訊。記得一個夜里,我和媽媽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,三嬸嬸抱著襁褓中的堂妹來找媽媽哭訴,說是三叔已經三天沒有音訊了,問媽媽可有消息。媽媽安慰三嬸嬸說,爸爸也已經出車三天沒有回來,看來他們倆兄弟有可能在一起,若是這樣,彼此還能有個照應,不必太擔心。如今想來,媽媽當時心里一定充滿了不安和恐慌,但是在那個年代里,別無他法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爸爸平安歸來,我們才知道,三叔聽說爸爸要出車,就央求帶他一并出去鍛煉,想著走的并不遠就沒有跟家里打招呼,沒想到路上遇到山體塌方,阻斷了道路,且前不著村后不著店,無法與家人取得聯系,束手無策的他們只得被困在山中三天,等待道路疏通。
        這種充斥著擔心和牽掛的等待,伴隨著媽媽渡過了她的整個青春和我的兒時。
        1995年,我的家發生了很多變化,爸爸工作調動,我也跟著轉了學,不久,家里裝了座機電話,還添置了一個流行的物件——“傳呼機”。爸爸的傳呼機是一個粉紅色的數字傳呼機,據說是媽媽覺得好看挑選的顏色,我現在挺佩服爸爸當初能坦然接受媽媽的意見,把那么一個鮮亮的顏色別在腰間。自從有了這個東西,媽媽的等待顯得不再那么焦慮,有了急事,她會給傳呼臺打電話,請他們把留言傳給另一邊的爸爸,或遲或早,總能收到爸爸的回電。我隱約記得好像“1”是速回電話,“2”是回家……這些數字現在想起來真是滿滿的幸福感。
        一年后,爸爸又多了一個“大哥大”,是一個摩托羅拉移動電話,它并沒有港片里的“大哥大”那么“磚塊”和土豪,外觀相對小巧一些,對于這個東西我感受并不深刻,因為爸爸不讓我把玩,后來媽媽感慨:“一個月四五百塊的工資,一個手機2000多,貴死了,你爸哪敢讓你玩”。就這樣,那個死貴的“大哥大”基本淘汰了爸爸的傳呼機,隨時隨地的向媽媽傳遞著爸爸的信息,至此,媽媽的等待也與時俱進著,每天傍晚,爸爸總是前腳才踏進家門,熱騰騰的飯菜就已經端上了桌。
        2001年,我上了高中,我們家的“大哥大”不見了,被一個藍色翻蓋小靈通所取代,通體藍色磨砂星光配上銀色鏡面,體積只有手掌大小,裝口袋也不顯得突兀,我很愛不釋手,爸爸說“你考上大學,我給你買個更漂亮的”??墑塹任?004年考上了大學,爸爸給我買的卻是一款直板彩屏手機——諾基亞3120,因為出了市區到了外地,小靈通就“靈力全失”,面臨著逐漸被淘汰的命運。四年的大學時光,讓離家的我成為媽媽新的等待,我的冷暖喜怒、學業經歷、放假歸家是她心里的牽掛和期盼,每日能收到我的幾條日常短信,成為媽媽等待里最大的安慰。
        如今,媽媽住在西安替我照看孩子,爸爸在寶雞照顧著奶奶,雖長期兩地分離,媽媽卻已不用在等待中度日,智能手機全家人手一個,微信視頻隨時隨地傳送著我們的天倫之樂,想見的時候,55分鐘的高鐵就能讓我們闔家團圓。
        媽媽的等待見證了我們這個小家的變遷和幸福,這種有盼頭、有希望的日子回味起來讓人并不覺得苦,只覺得很留戀、很有味道,也許是站在發展的浪尖回望曾經的縮影,那些過程是如此的真實和另人懷念。(許幸)

上一篇:鑒·秋味 下一篇:櫛風沐雨,砥礪前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