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 網站首頁 > 企業文化 > 華山藝苑
華山藝苑

母親的老花鏡

發布日期:2019-07-30     信息來源: 富平公司     作者:連寶慶     瀏覽數:526    分享到:

任选9场玩法 www.grrqf.icu

        母親以前是做財務工作的,因長期伏案工作,四十多歲便時常感覺到視力有些模糊,醫生說是老花眼,母親便配了副老花鏡。離開工作崗位后,老花鏡便被母親束之高閣,仿佛成了收藏品。

        前幾年民間流行繡十字繡,我們那里好多人家的客廳墻上都掛有。我媳婦也特別喜歡,想給已成年的兒子繡一幅,等兒子結婚時掛到洞房里,但苦于整天忙于工作 ,無暇親手繡制,只能夢想一下罷了。
       母親知道后,自告奮勇說:“我給孫子繡一幅吧……”,就這樣年近七十,背已駝,眼更花的母親將束之高閣的老花鏡取了出來,重新派上了用場。每天吃了早飯,母親就把一米二高的餐桌放到窗下,戴上老花鏡坐在桌旁,專心致志一針一線地忙起來,七彩的絲線在她手中上下飛舞,畢竟年齡大了,雖然戴著老花鏡,可穿針引線是頗費功夫的。一根線用完了,她就拿出一根新線,針孔對著太陽光,反反復復幾次才能把線穿過去。
        繡的時間長了,腰酸背痛,眼澀脹困,即使這樣,母親也不愿離開她的“繡臺”,感到累了,只是站起來,挺起胸脯雙手捶捶腰,揉一揉眼睛,轉一轉脖子,然后繼續繡。
        看到母親如此辛苦,我和媳婦及家人都勸她別繡了,母親卻依然如故,除了吃飯和睡覺,母親都坐在她的“繡臺”旁,千針萬線地忙碌著。
        記得我們小時候,母親經常在我們一個個鉆進被窩躺在床上時,她就獨自一人坐在黃澄澄昏暗的燈光下,一件一件的將我們哥倆破洞的衣服縫補好,將每個人穿的布鞋做好,有時我都睡醒一個囫圇覺了,她還坐在那里像一座“雕像”一樣。那時我們小還不懂得大人的辛勞,為什么總是夜里干活。殊不知母親白天工作,只有利用晚上的時間。更何況因為家里貧窮,孩子們的衣服少,這件洗了沒干,那件又爛了,只有利用夜間脫下衣服的空檔來補。不然第二天缺少換洗的衣服我們就沒有衣服可穿了。
        母親當然也有難得的歇班,但卻是她最繁忙的日子,收拾房間、整理雜物、擦洗物品、漿洗被褥。好容易有半點坐下來的閑暇,她就又掂起我們穿破舊的衣服,大的改成小的,實在不能改得就拼湊成一個椅子墊、小凳墊之類物品。
        如果時間允許她還會在掛破的衣服上描上圖案。經過她手工縫補的衣服,仿佛變成了一套新衣。母親在縫補衣服時會根據衣服掛破處的樣子縫補出圖案,巧奪天工的創意,真是天衣無縫。
        十字繡繡的畫面是一間小木屋,一條小溪從門前經過,兩只鴛鴦在水中嬉戲,兩岸碧綠的草叢中星星點綴著紅的、黃的、紫色的小花……這件繡品母親整整用了三年時間才大功告成。按說老花鏡該“退休了”可它儼然成了母親離不開的好伙伴。冬日的暖陽里、夏季的樹蔭下、明亮的燈光旁,都有母親戴著老花鏡,手拿針線的身影。
        母親新的目標是全家人都用上她親手縫制的有著美麗花紋精致圖案、穿著舒適的鞋墊。
        看來老花鏡一直要陪伴著母親了……    (連寶慶)

上一篇:生如夏花 不負韶華 下一篇:從汶川到宜賓,11年后再“重逢”